当前位置:首页 » 赚钱资讯 » 正文

远程办公难常态化,但自由职业的暗潮可能会来

158 人参与  2020年02月14日 19:40  分类 : 赚钱资讯  点这评论

疫情期间,远程办公成为不少人的日常,远程办公的搜索量与关注量暴涨,微博热度峰值高涨,流量的大涌入一度让钉钉与企业微信的的服务器崩溃,也拉动了钉钉、企业微信、石墨文档、字节跳动飞书等众多办公软件的用户流量增长,远程办公模式被带入到了许多行业领域。

根据智联招聘的调查显示,41.7%职场人所在的企业已经在2月3日复工,而对于复工后的工作模式,17.8%公司倾向于在家办公。

1.png

1.远程办公为何无法常态化?

远程办公的好处也显而易见。

随便都可以说出几点。其一,它省去了通勤的时间,方便省事,节约了不少时间,降低了员工上班通勤的痛苦过程。

其二,从钉钉到企业微信,视频会议、日程共享、人物协同、在线文档协同、远程打卡请假考勤、财务等功能一应俱全,拉个会议可以随时召开,它甚至比面对面会议更高效,省去了寒暄、八卦与等待等线下会议的繁文缛节与各种时间浪费,会议效率极大提升,直奔主题只聊干货。

其三,因为互不见面的状态下,对工作沟通、布置、安排的深度需求,协同办公与在线会议等工具的功能作用被发挥到极致。

最近有互联网运营同学聊到,其实我们分配任务乱和工作效率衡量这种情况用这种办公协作软件,就能很好的解决。自己做哪一些自己标记,根本不需要在浪费一个人专门分配任务,也不会出现一张表做5遍的情况。更有一键同步、多端操作、团队共享的功能。

人们发现,原来,不在办公室,工作的进展与推进甚至不受太多影响。尤其是互联网行业深有体会。

也就是说,远程办公,在技术上已经不存在障碍与鸿沟,并且它正在引发一场办公模式的变革,这种数字化办公模式有着高效、灵活的优势,它更节约时间与人力、空间、租金物业成本。

况且当下业内普遍涌现一种对延期复工的担忧——不开工,中小企业就活不下去了,因为企业租金与人工成本要照付,但通过远程办公软件的启动,相当于挽救了不涉及线下生产的部分企业的损失,企业如果快速适应变化,建立一整套远程办公的高效模式与流程,危机往往就会转为转机。

但即便如此,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远程办公是无法常态化的。疫情过后,原本建立的远程办公模式将成为一个特殊时期的小插曲,办公将重新进入到日常模式。

因为首先是并不是所有的行业都适合远程办公,美国知名招聘网站FlexJobs在1月12日发布的《2020年最适合远程办公100家企业》榜单中提到,前五项最适合远程办公的行业为医药行业、计算机行业、消费者服务行业、教育行业、销售行业、会计金融行业。

2.png

而地产、餐饮、零售、制造等行业天然需要将线下办公作为核心。

其次,远程办公最大的短板是无法改变老板员工彼此博弈、无法信任的状态。在雇主看来,他们需要绝对的控制感与安全感,这种控制感与安全感大致就表现在——“我到办公室的时候你们都要在。”

在领导层看来,自由与效率是相克的,办公室模式下,员工在老板眼皮底下都在摸鱼,当员工处于无法监管与放任自由的状态,员工的工作状况与在场早已不在老板的目力所及之处,老板就会丧失这种控制感与安全性以及信任感。

况且当缺失了面对面的交流与互动,也欠缺对员工的深度了解,纯粹的汇报无法完全了解员工的工作量,以及准确评估员工的专业性与效率。本质上,当脱离了一个共同的空间之后,雇主缺失安全感,很难做到绝对的信任。

正如有业内人士谈到,信任是远程办公的润滑剂,信任的缺失,公司业务的运转在远程办公的状态下会变成一件交易成本很高的事儿,对老板来说,重要的是工作结果能不能按时交付,员工则更重视工作的过程是不是痛苦的折磨。雇员与雇主的关系从来都是博弈状态。

比如说,目前就有员工谈到在家办公的状态——几乎是24小时待命,一旦群里有消息来不及回,领导可能就会怀疑你在家没干活,各种考勤与工作日志的抄送、汇报量比在办公室时有增无减,领导对员工的各种即时反馈与沟通要求更加严格。远程办公加剧了员工与领导的彼此互不信任的状态,也让彼此不堪重负。

2.远程办公会不会带动一股自由职业的热潮?

但是远程办公本质上是促进了跨空间办公的效率,它的好处是可以更自由的安排时间,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工作,在特定的时间做到高效完成工作。

从这个角度来看,远程办公的试水虽然会随着疫情过后迅速被日常上班取代,但它的高效办公模式将深入人心,人们会意识到文档云协作、音视频会议、云存储、协作创作等操作是如此方便,远程办公在技术上的完全实现以及对用户办公习惯与理念带来改变,5G时代将进一步改善远程办公的短板,也会带动工作模式上的一些新变化。

笔者看来,它可能推动自由职业的进程。自由职业英文是self-employed(自雇者)。总的来说,自雇者顾名思义即不属于任何组织的人,也就是替自己打工的人。

事实上,自由职业在美国正在成为一种趋势,根据自由职业者平台Upwork与美国自由职业者联盟发布的《2019美国自由职业者报告》显示,2019年大约有5,700万美国人从事自由职业,美国有53%的Z一代员工是自由职业者,40%的千禧一代员工。

3.png

而在中国,这种趋势也在潜滋暗长。

当前自由职业者多扎堆于市场营销、设计、文案和培训等专业性较高的服务行业,目前也正在扩散到网约车司机、Airbnb 房东、Instacarter 买手、Taskbabbit 达人、直播网红、自由作家与自媒体人或者知识分享平台某一领域的专家学者、投资理财专家或者职业规划师、插画师或者设计师或者自由程序员、私人旅行策划师以及项目管理、数据调研以及客户服务等相关工作。

早前领英有数据统计,到2020年,自由职业者人数将占总劳动力的43%。

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背后除了经济转型、年轻一代的择业观变化之外,还有一些传统行业或外企等衰退引起的就业市场的变化,从传统企业到互联网科技新兴企业,如今对人才的需求开始呈现出短期化、阶段性的倾向。

在这样的背景下,很多行业都在裁员,所以,自由自业者也可以分两类,一类是自己选择从事自由职业,另一类则是被迫选择。

此外,在当前远程办公变得越来越方便,本质上是当前互联网成为许多行业的基础设施,通过互联网平台复制线下办公场景、需求与痛点已经完全能够做到。但基于雇主与员工的博弈状态,导致这种可能性被压制了。

这意味着远程办公在一个特定的封闭的企业机构内部是无法常态化的。因为企业组织机构与员工的关系是封闭式,如前所述,雇员与雇主的关系是博弈状态,对于老板来说,它雇佣员工的本质是买断员工的时间,而非工作效率。

但如果雇主与员工的关系是一种合作状态,特定员工只负责保证工作量与工作成果的交付,而不是对固定工作时长的占有,那远程办公才有了可能。

因此,当远程办公的基础设施与技术变得成熟,那么应用这种基础设施与技术的工种会必然出现,而远程办公本质上是给自由职业者提供了更多利好,它让自由人可以更好的对接企业的各种临时性与阶段性的专业交付与需求。对于许多经验丰富,阅历精彩,技术过硬的老员工来说,为多个客户服务反而更有安全感。

3.互联网越发达,自由职业者越多

这其实应对了笔者曾经提出过一个观点:互联网越发达,自由职业者越多。

这基于三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远程办公生产力提升,将推动企业组织机构的办公理念的变化。

罗纳德.科斯曾经对企业的价值进行过解释:在一个完全开放的劳动市场,人们可以互签合约,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同时购买他人的劳动。从这句话来看,这种模式的实现是在一个完全开放的劳动市场,而互联网协作与开放平台的发展在逐步带动一个完全的开放的劳动市场。

在远程办公软件的普及之外,当前互联网各种共享经济平台、社交媒体平台、直播短视频平台、内容创业平台、知识分享付费平台的发展,完全开放的市场倾向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

互联网平台的跨地域协作能力与连接效应正在让越来越多不同领域个体的作用凸显而出,它打破了地域的限制,互联网的聚合、开放与连接、共享经济效应会解放出来很多“自由人”。

其二,在过去传统时代里,人必须依附于一个特定的机构或者组织之中才能生存,是因为组织和机构就是资源配置的方法。但由于信息不对称人才与企业需求匹配难以达到更高效的状态,合适的资源的与人才的各自流失浪费。

但从今天来看,通过互联网聚合平台的对接与高效的远程办公工具,已经完全可以让特定的企业组织匹配到特定的个体,完成阶段性、短期性、合作性的工作。

其三:当下我们看到,互联网科技行业的公司天然的盲目追求年轻化以节约员工开支成本。这导致什么结果呢?一方面是员工年轻越大越焦虑,35岁以上的有经验、有能力或有技术的老员工流失加速。

另一方面,这些有经验或有技术的老员工转变为“自由人”也是一个可以考量的选择,他们利用互联网平台的连接效应与成熟的远程办公工具,可以做到个体与相关的雇主企业实现业务上的长期合作关系。

本质上,互联网平台的进化、远程办公理念与技术的普及将导致雇佣制这种牢不可破的生产关系开始松动,因为当以灵活的时间条件完成工作任务变得可能,那么它可能会成为许多被上下班通勤折磨的员工的内心诉求。事实上,未来很多企业或许也要考虑重建员工与雇主的关系了。

正如里德.霍夫曼在《联盟——互联网时代的雇佣关系》一书中指出,如果我们不能恢复终身雇佣制的旧模式,那么我们能建立一种新型的忠诚观——既承认经济现实,又允许公司与员工对彼此做出承诺,从雇佣关系转为联盟的关系,雇主与员工之间从雇佣关系转为联盟互惠关系,两者实现一种相互信任、相互投资与共同受益的新雇佣关系框架。

这是一种公司+自由人的合作模式而非雇佣模式,它只对交付与效果负责,而非占有最大化占有压榨员工时间,它一方面能改善了雇佣关系的员工的摸鱼状态与工作上的低效,一方面也让员工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间,双方都可以专注于中长期收益的最大化。

早前国外的FlexJobs公司曾发布一份普查清单显示,该平台上有100个客户发布了偏远地区的工作岗位。FlexJobs创始人发现在过去两年企业对远程办公人员的需求增加了52%。”而其中原因是三个,远程办公可以找到更多高素质候选人、建立更强的管理团队、填补技能空白。

其实在国外,谷歌、IBM、Facebook等许多科技巨头已经在尝试建立一种新型的远程办公通道,员工可以有自己的在家办公时间,如果遭遇恶劣天气以及各种突发状况,都可以选择在家完成工作,相对而言,从企业利益角度而言,这已经是颇为人性化了。

说到底,远程办公它本应该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工作常态了,但迫于企业组织机构本身的安全感与掌控感的需要与利益诉求,它只能是非常态下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当然并不是所有行业的工作都可以在线上完成,况且人也不只有工作,还应有社交。正如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西格尔·巴萨德所说:你会因此错失了社会交际的很多好处,和别人的偶然交往很可能会带给你资源和人脉。

不过,对于工作效率高、在特定领域具备特定的能力、特长或资源优势、而且    天生不羁爱自由的人来说,疫情下的远程办公试水,也让不少人看到了这种模式的好处——依赖远程办公的技术与平台条件,选择公司+自由人的合作模式而非雇佣模式也是另一种不错的选择。

从过去到现今,人们往往从员工利益角度出发来谈论远程办公,认为老板应该给员工创造舒适的工作环境而不是天天打卡,但是要让老板们相信远程办公比固守办公室的效率更高,是一件很难的事儿。

而未来从企业的利益角度出发,或许会有更多雇主会发现,为了创造持续收益与建立更强的素质候选人后备团队与更有效的工作方式,或许不该把员工一直钉在办公室的格子间。

来源:53920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53920.net/zhuanqianzixun/3193.html

本文标签:新闻  远程办公  自由职业  

<< 上一篇 下一篇 >>

53920网 | 赚钱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