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赚钱资讯 » 正文

新冠疫情下的互联网行业众生相

149 人参与  2020年03月09日 00:54  分类 : 赚钱资讯  点这评论

武汉“封城”的前一天回到了老家黄冈。

在结束了近一个月的自我隔离之后,整理了这篇关于新冠疫情期间互联网行业的观察与思考。

● 酒旅市场低迷,OTA行业面临疫情大考

除夕期间,原计划大年初一院线上映的多部新年贺岁电影临时宣布延期上映。随后,《囧妈》春节网络首映,字节跳动花了6.3亿请大家看电影《妈囧》。这一波院线电影撤档、网络首映行为对影视行业所产生的影响偏离笔者所要叙述的主题,就不做赘述。笔者要谈的是其背后所折射出来的关于猫眼儿、淘票票等OTA酒店旅游票务订票平台在疫情之下所面临的窘境。

院线电影撤档、“卖身”背后,猫眼儿、淘票票等互联网票务平台受到波及,其单纯以在线订座、信息查询的意义短期内不复存在。不过其主要赢利点并非在此且自身也未进入持续的盈利状态,因此疫情所带来的实际影响甚微。

到了OTA酒旅票务平台这边就不一样了。疫情期间消费者主观消费行为变成了被动消费行为,加上长期未能复工的压力以及停摆的社会经济环境影响,百程旅行网启动了破产清算。

百程旅行网破产清算的启动直观反映出了OAT行业面临巨大压力,这种压力在数据调研机构Trustdata的一份《疫情影响下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年1月份行业分析报告》中亦有具体体现。

往年的春节黄金周都是OAT行业的旺季,今年大不一样。Trustdata提供的数据显示:受疫情爆发影响,旅游出行市场表现低迷。头部应用携程旅行、12306、去哪儿旅行MAU(月活跃用户)环比分别下降了5.2%、7.9%、11.5%,尾部应用甚至到达了20%的MAU下降率。

疫情成为压死百程的最后一根稻草,在OTA行业大考来临之际,头部企业短期将处于困境之中,尽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头部企业面对疫情应该有所动作;对于中末尾企业而言就没那么简单了,这场疫情大考又何尝不是一次残酷的行业洗牌重组?

消费场景中,互联网以工具的形态关联用户中的买卖双方,在这种关联关系中用户是作为构成互联网基本要素而存在的,完全脱离用户这个基本要素,某种程度上来讲互联网的工具属性将失去意义。而这种互联网工具属性的缺失不单单反映在OTA行业。

● 共享单车向左、共享充电宝向右

共享单车行业发展热潮散去之后,“造血自救”成为萎靡不振的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共识。Ofo黯然离场之后,哈啰单车和摩拜(现更名美团)单车成为这个行业唯二的玩家。二者皆依托外部力量辅助性供血,自身层面则积极的进行自我造血,经过梳理慢慢撑能起向好营收额的业务线变得明晰起来。

疫情期间投放共享电单车被约谈的阻碍、活跃用户也必定不增反减。大众思维下共享单车行业短期内必会开起发展“倒车”,实际情况则截然相反。哈啰单车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22日至24日,武汉市内3公里以上的长程骑行订单增长3倍,之后一直保持在高位。部分复工城市的共享单车骑行数据也恢复了增长。疫情爆发后,单车几乎成为除私家车之外的唯一交通工具;而在部分复工城市,共享单车被定位为低风险交通工具,在防疫的特殊时期共享单车实际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共享充电宝行业则是另一番景象。原本就在硝烟弥漫的市场深陷高开低走窘境,历经行业洗牌之后,共享充电宝在公共生活场景展开了广泛的布局局,持续走高的租赁价格策略撞上疫情,商圈、旅游、酒店、影院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纷纷歇业,在线下流量巨大的缺口之下,共享充电宝企业普遍断粮的情况下是很难逾越这个漫长的冬天的,行业后续发展增长空间也变得不太明朗。

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所主导的共享经济行业发展本就不太明朗,本质上都在以背离原始形态的方式发展着。哈啰做了品牌升级上线网约车做起了多业务形态,摩拜单车卖身美团作为其出行业务的丰富与补充,至于共享充电宝行业,一言难尽…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共享单车向左走出了有序增长的步伐,共享充电宝行业则向右依旧步履蹒跚。

● 外卖、团购发展下行的同时出现新增长点

与外卖、团购关联在一起的主要是餐饮行业。因疫情防控需要, 全国至少300个城市暂停了餐饮业务。与此同时,商场关门,原是外卖主力军之一的商场品牌餐饮也暂停了服务。中国饭店协会外卖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史晓明表示:“ 疫情期间,餐饮行业的外卖业务营收预计同比下降八成以上。”

从互联网工具平台属性来讲,外卖、团购平台受到强烈冲击——MAU(月活跃用户)环比下降,平台资金流水水平也断崖式下跌,于平台而言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MAU、平台流水会直接反映在平台营收里。

这里简单提两个现象——外卖、团购平台自热火锅、自嗨米饭等即食类产品、生活必需品类目出现新的增长点(蹲了几天帮朋友买到四份自热火锅);另一方面,外卖员、配送员作为连接商家、消费者之间的有效连接器在疫情期间变得格外重要,除配送员外,无人配送车成为外卖、团购配送环节中的新看点。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称:蜂鸟骑手不仅是“最后一公里”的生活保障,也是 防疫抗疫的“编外力量”。

同样作为工具属性而存在,另一个互联网行业则迎来了新的际遇。

● O2O模式持续下行,新零售、社区团购被赋予新使命

相比较高度城镇化的武汉而言,老家小山村依旧延续着中国古老的自给式农耕文化。因此,疫情爆发初期老家这边的基础日常生活物资并没有像武汉那般匮乏。仓里的余粮、院儿里的菜足够应付一阵子。

疫情突发之后,武汉所代表的高度城镇化区域在基础生活物资层面是遭遇过短期困境的,不过这种基础生活物资层面的短期困境在移动互联网生态体系下得到逐步解决。

武汉的朋友们每天关在家里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做同一件事——团购。

以社区为单位目的明确、针对性极强的社区团购在疫情发展的同时有序展开。社区团购是O2O模式下的典型应用场景之一,经过这两年的快速发展而愈发成熟,易于接受新鲜事物的年轻人早早就接触到社区团购模式。而在疫情之下,多层次、多年龄的互联网用户们也开始接触、接受社区团购。微信群里各种接龙、社群团购小程序都能熟练使用,O2O模式在以社区团购的形式不断持续下行到更为广泛的用户层面。

新冠疫情下的互联网行业众生相

微信小程序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除夕到初七的这段时间,生鲜果蔬业小程序的交易笔数增长同比149%,社区电商的交易笔数同比增长322%。截至2月14日,小程序生鲜果蔬业态访问人数同比增长168%,社区电商业态同比增长83%。

武汉“封城”之后,新零售、社区团购模式被赋予了新的使命。其基于社交属性的强关联、强关系特征对原有零售模式展开数字化改造,在做到巧妙规避大范围人群接触、减少潜在传播风险的同时也激发了疫情期间零售模式的新势能。

● 电商再逢新机遇,物流企业实力悬殊

电子商务与“疫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3年非典肆虐,零售业遭受重创,尚在创业阶段的阿里巴巴“借势造市”,淘宝网诞生;同年,面对同样大环境的京东多媒体在老客户的建议下开始在论坛做起线上业务,这也就是京东的雏形了。

历经17年的飞速发展,当初作为发展电商业务最大阻碍的支付、物流系统、信任等问题得到了有效的解决。时至今日,阿里及旗下生态体系影响着全球7亿用户,京东的活跃购买用户数也达到3.3亿。兜兜转转十七载历史重演之际,阿里、京东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发挥着自己的社会价值,聚合力抗疫情。

阿里协助社会救援物资以最快速度输入湖北、浙江等地,同时推出“疫情服务直通车”,以专题页面,汇总“问查看吃买办” 不必出门便能享受到的6类服务;京东物流开通全国各地驰援武汉救援物资特别通道,京东到家与达达集团联动,启动到家新鲜菜场项目……

疫情之下,网络购物成为消费者的最理想选择。京东大数据显示:今年除夕至初四,全国整体下单金额比去年春节同期增长六成以上。疫情下电商的渗透不断加深。17年前,阿里、京东抓住大环境下的发展机遇,实势成就阿里、京东;17年后,电商企业们承担起了社会责任,发挥了自身的社会价值。

电商、物流不分家,逐渐成熟的物流系统成为电商飞速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在这场疫情中,物流系统亦有可圈可点之处。

2019年底,京东物流宣布连续第八年推出“春节也送货”。京东物流宣布在2020年鼠年春节期间将保障全国近300个城市的照常下单和上门送货服务,并承诺在部分核心城市,大年初一也能做到“上午下单、下午送货”。

中国邮政EMS往些年也是不休息不放假的,所以今年EMS表示会像往年一样不休息、全覆盖,甚至在“春节不能买买买”的呼声中实力辟谣:“春节快递停运!?邮政官方盖戳,假的!我们全年无休!”。

顺丰速运也给出了明确的春节调整方案,春节期间正常营业,但次晨达、即日送达服务会暂停。

其他物流快递公司针对春节假期或多或少做出过一些调整,但整体趋势上并没有太大力度的动作。招商证券给出一组数据:春节期间顺丰、京东物流、邮政的业务量预计占90%市场份额。这也就意味着其他通达系物流企业理论业务量预计在10%左右,这还是在通达系物流企业恢复运营情况下才会有的数据。国家邮政局给出建议,公众如在春节期间有寄往武汉邮件快件需求,优先选用中国邮政、顺丰、京东三家品牌企业的邮政快递服务。相较加盟制的圆通、韵达等快递企业,顺丰、京东物流等自营快递在疫情期间优势显现。

现在看来,用未雨绸缪来形容京东物流、中国邮政EMS、顺丰速运三家企业的举措或不太恰当,但在突发的疫情面前,这三家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得以体现,同时物流企业的实力差异化也暴露出来了,自营性质的物流快递企业具备结构优越性。

● 在线教育、医疗,移动办公协同迎短期爆发

疫情持续发展的缘故,开学、复工进行了计划性推迟。除了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问查看吃买办”互联网化之外,工作、学习、医疗等场景也实现了线下往线上的转移。

以网络教学为例,早在疫情之前,早期教育、课外辅导、少儿英语、职业教育、出国留学、商学院等细分领域在信息化爆发式发展的趋势下经历了一波发展小高潮。疫情发生后,学校教务处和网络与信息中心相互配合,积极探索本科教学在线教育方式。阿里钉钉、科大讯飞、腾讯课堂、VIPKID等平台则被纳入“停课不停学”计划,教师和学生“被迫营业”,一场大型线上授课教学有序展开。

在线教育短期迎来爆发式增长的背立面是传统教育机构的发展寒冬。企查查数据显示,疫情期间近1.2 万家教育公司关停。线下教育机构全面关停,纷纷展开数字化改造转战线上,风口之下原有在线教育机构同样在加码押注。

疫情的刺激之下,春雨医生,丁香医生,京东健康等线上问诊平台上线了免费问诊、在线阅片,甚至是处方流转付等服务,推动了互联网医疗行业的迅速升温,在线医疗问诊量随即激增:阿里健康提供的问诊数据显示,在线义诊功能开通后,每个小时平均近3000人发起在线咨询。

家庭办公模式的开启为此前不温不火的在线办公注入了新活力。钉钉、企业微信、字节跳动“飞书”等办公软件纷纷进入战备状态,协助企业进行远程办公。钉钉方面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全国有超过上万家企业和近两亿人在家工作;字节跳动旗下办公套件飞书宣布,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不限规模,不限使用时长,所有用户均可使用飞书全部套件功能。

疫情之下,在线教育、医疗,移动办公迎来新的发展风口。

● 游戏产业短期发展向好,MAU持续增长

如同在线医疗、教育,移动办公领域的短期增长表现一样,疫情爆发后游戏产业短期内呈现出一片向好的发展态势。Trustdata数据显示:受疫情和超长假期叠加影响,游戏领域用户规模呈现出井喷式的增长,头部游戏中八成游戏的MAU(月活跃用户)增长环比超过40%。

游戏产业短期发展向好,MAU规模增长的表象显得十分美好,不过随着“停课不停学”计划、网络复工计划的有序展开,MAU规模增速必将趋缓,疫情期间的增长是否有望转变为长期增量则不得而知了。

2003年除了“非典”我们还应该有一段关于中国互联网大爆发的记忆。

2003年,阿里“借势造市”,京东萌芽,中国的电子商务产业步入发展快车道正;也是这一年,腾讯实现了QQ 2亿注册用户的突破,QQ秀业务上线后成为当时腾讯最赚钱的业务;百度则超越Google,成为中国网民首选的搜索引擎……

某种程度上讲“非典”为当下的BATJ提供了发展机遇。2020年,中国互联网又一次被摆在类似的大环境下,同样的机遇与挑战并存,中国互联网产业充满未知也充满可能性。

作者:李民民

来源:我想赚钱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53920.net/zhuanqianzixun/3555.html

本文标签:疫情  新冠疫情  互联网行业  

<< 上一篇 下一篇 >>

赚钱网 | 赚钱网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