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赚钱资讯 » 正文

疫情之下,租房的年轻人都怎么样了?

155 人参与  2020年03月13日 08:18  分类 : 赚钱资讯  点这评论

《安家》热播,房子再一次成为讨论的焦点。对于在外打拼的年轻人来说,租房是融入陌生城市的第一道坎。

疫情之下,众生皆难,可对于租房的90后来说,难上加难。有人在5平米的单间里一待就是俩月,有人一路披荆斩棘却被隔离在小区之外,也有人彻底领教了社会的残酷和人情冷暖。

疫情就像放大镜,把租房背后的苦涩和委屈放大几十倍,不少年轻人开始重新思考“房子”对于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

疫情之下,租房的年轻人都怎么样了?

“房子就是个落脚地”

vs

“春节归来,连酒店都不收留我”

刚刚步入职场的左琳放了人生第一个悠长而焦虑的假期,好不容易盼来复工,却遭遇了人生最“狗血”的一段经历。

上周,左琳乘坐从哈尔滨-北京的高铁,回到了自己在东四环的出租屋里。

“外地回来自觉隔离14天”,左琳按照规定向房东、社区、物业报备一圈后,总算一颗心落了地。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行李还没归置好,就被室友“举报”了。

“她回来,我们都得被重新隔离14天”、“非常时期,隐瞒密切接触者是违法的”、“住酒店吧,住酒店的钱我们出一半”……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左琳只好收拾行李去对面的快捷酒店。

一边是房租,一边是每天200元的酒店,这开支对于月薪8000的左琳来说不是小数目,“非常时期,互相理解吧。”左琳无奈地说。

然而,第二天一早,左琳就被酒店的电话吵醒了,“您不能继续住了,警察刚通知外来人员需统一去隔离点隔离,抱歉。”

一听说“隔离点”三个字,左琳差点哭出来,巨大的恐惧感来袭,防护服、消毒药水、120、担架、ICU……“我没病、我不想去、回哈尔滨?”左琳拖着行李箱站在路边不知何去何从。

“ 特殊时期只要是合法合规的事情我都体谅、愿意全力配合,但好像没人想要体谅我。”左琳告诉关系好的同事自己要离职回哈尔滨的打算。

“不行来我这住吧,我也刚回来,隔壁单间正好空着,我帮你联系中介。”同事说。

如同遇见救命稻草,左琳飞速赶往同事东五环的出租屋。“3000元一个月,条件是差了点,但这时候房子不好找。”中介跟左琳说。

6平米的单间,只有一扇朝向客厅的暗窗,光线昏暗白天也要开灯,房子没来得及打扫,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住!”左琳毫不犹豫跟中介签了一个月合同。

“之前的房子是客厅改卧室,30平,只要2000。这个……害!有地儿住就不错了!”左琳安慰自己。

“以前觉得房子就是个落脚地,反正只晚上回来住一宿,近便、便宜就行。经过这次疫情,我觉得房子不只是个住处,更是在陌生城市的避风港,一个人住才能掌握主动权,才能有安全感。以后考虑换个一居室,哪怕位置偏一点。”

跟左琳一样想法的年轻人不占少数,每一个合租的单间里都有一颗向往独居的心。《2019年毕业季租房大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租房人群中,近七成为90后,四分之一的年轻人倾向于选择一居室,但受限于经济水平,实际租房中,合租占比近六成。

“合租的价格只要整租的一半,通勤距离近二分之一,省下的钱和时间可以用来提高生活品质。”大家的想象很丰满。

但实际上,一群人住在一起就没有生活品质可言。尤其是疫情期间,“防火防盗防室友”、“隔壁人咳嗽都听得胆战心惊”、“不敢上厕所差点憋出尿道炎”……

当被问到再租房子有什么要求时,左琳满脸期待,“一人住、一猫一狗、朝南、有个大厨房……算了,还是先想办法赚钱吧。”

“给个合同就敢签”

vs

“要么被宰,要么搬家”

一波三折返京的年轻人中,左琳是幸运的,比左琳更憋屈的是李斌,“大不了睡桥洞”,李斌的气话差点一语成真。

李斌在西北三环整租的“老破小”原本2月2号到期,因疫情无法返京的他跟房东商量续租一个月。

看到网上关于减免租金的新闻,李斌试着跟房东商量,得到的回答却是,“如果我有一栋楼出租,我可以给你免,可惜我没有。我给你租金打折,可没人给我房贷打折。”

房东强硬的语气让李斌决定回去一定换房子。2月中旬,李斌回到北京的出租屋,进行了14天的隔离。隔离期间,李斌在网上跟着中介VR看房,房子和价格都比较满意。可临近搬家,李斌发现两个问题,两边小区都不让外部车辆进,搬家是个问题;新小区不承认前面的14天隔离,要搬进去还得重新隔离。

在李斌纠结怎么办时,房东发来了消息,“想续签可以,涨租20%,签一年。”

“趁火打劫?!”李斌算了一笔账,按照目前租金每月5000元,涨租20%是每月6000元。如果换房子,每月5000元,中介费5000元,合每月5416元,换房合适。

李斌跟房东说明换房意向,不料房东又有新要求,居住期间,客厅空调、煤气灶坏了李斌没有进行维修,维修家电的钱要在押金里扣,合同里有。此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费用,合同里没有,也要扣。

“租房时,都是君子协定,合同大概扫了一眼就签了。没想到,当初的客气变成了坑。”李斌气愤地说。

现在,只能在“被坑”和“搬家”中选一个,考虑到时间和精力成本,李斌只能忍一时风平浪静。

“人性不可控,遇到好房东的概率比中彩票还要渺茫。下次租房宁可找大中介花钱买省心,按合同办事,出问题至少有地儿维权。”李斌总结。

“一辈子租房挺好的”

vs

“寄人篱下,毫无尊严可言”

这个春节,陈丽一家五口哪也没去,一直待在北五环的三居室里。自打陈丽结婚到现在,已经在这住了四年了,房东很好,没什么幺蛾子,除了按时交房租,其他都像自己家一样。

然而,这次疫情让陈丽重新审视了房子对自己的意义。

陈丽租住的小区2月中旬开始办出入证。门卫跟陈丽很熟,特意告诉她领出入证的事。但在值班室的名单上,陈丽找不到自己的门牌号,门卫也是一脸懵逼。

居委会大爷过来问了陈丽的门牌号,瞟了一眼,“哼,是租户,让房东带着她去物业领。”

一瞬间,大爷的轻蔑、门卫的醒悟,让陈丽第一次感觉到所谓的“租售同权”是多么讽刺的事情。

“我每月11000元住在这里,换来的却是歧视和嘲讽。”

房产证是业主群的通行证,疫情期间物业只给业主送菜上门;

不是业主,车只能停在路边,连花钱租车位的资格都没有;

孩子进不了公立幼儿园,上不了小学;

楼上扰民,不敢去找,一说租户秒怂;

暖气不热、楼道的灯坏了,生活中的基本需求都成了对别人的打扰……

回忆起这些点点滴滴,那些年的“一辈子租房也挺好”,如今只能用天真来形容。“年轻的时候,把还房贷当做负担,结果钱没攒下,房子也没有。”

陈丽站在小区门口等房东,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心里暗下决定,一定要买房。

“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就意味着安全感和尊严,任何人无法剥夺我回家的权利。”

……

这次疫情,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直视残酷的现实。

不管多么努力地想要过好自己的生活,租房的日子始终是在外漂泊;

目前来看,房子是比存钱更稳当的保值手段;

老板可能会裁掉你,岗位可能会被别人取代,但一套属于你的房子,永远都不会背叛你。

趁年轻,别浪,赶紧赚钱买房。

来源:我想赚钱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53920.net/zhuanqianzixun/3624.html

本文标签:疫情  租房  年轻人  

<< 上一篇 下一篇 >>

赚钱网 | 赚钱网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