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赚钱资讯 » 正文

9万元房租一夜没了!专坑年轻人的长租公寓:从诱惑到骗局

273 人参与  2020年09月08日 12:44  分类 : 赚钱资讯  点这评论

1.jpeg

长租公寓又出事了。本该金九银十的租房市场迎来坏消息。

最近几个月来,杭州的适享(原巢客遇家)和友客公寓,上海的若扑、寓意和岚越,相继上演跑路,欠款,人去楼空!

事件波及四川、浙江、华南、华东等省份和地区,留给无数房东和租客是钱款损失、惊慌失措、求助无门,甚至是无家可归。

本为解决居住这个最刚需美好的需求而诞生的长租公寓市场,偏离了它原本的使命,玩起了金钱游戏,落得个一地鸡毛。

01

诱惑

在杭州工作的吴女士租住了适享的一套公寓,位置在滨江区。

这一地段同户型的市场价月租金为2000多元,中介说如果“尽快定”,且“年付租金”,租金可以降至1600元/月。

吴女士凑足了一年的租金19200元一次性付给了适享。

陈磊是友客公寓的租户,国外研究生毕业后,被杭州的人才政策吸引,将这里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起点,开始找房。

社交平台上,世茂·之西湖的一间公寓价格是这样写的:季付租金3900元/月,半年付3200元/月,年付2800元/月。

也就是说,一次性交一年租金,每个月可省1100元!

这本身学金融的陈磊产生了怀疑,不过还是在中介的推荐下选择了年付,一次性交了12个月的房租,加上押金总共36400元。

租客潘先生看中了杭州之江富城的一套公寓,属于巢客(也即适享)房源。房租情况是:月付2300元/月,季付2100元/月,半年付1900元/月,年付1700元/月。

年付比月付租金,每月少了500元。在巨大的差价面前,潘先生毫不犹豫选择了年付。

即将大学毕业的李静,与岚越签署的,是浦东的一套房屋出租合同。合同显示,付款方式半年付,有优惠,优惠后押金加租金共计24500元。

这四位租客有着共同点,都是年轻人,都选择了高风险的年付、半年付租金方式。原因只有一个,禁不住超低租金的诱惑。

作为异地漂泊的打工者,有的还是刚刚步入工作,以及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没钱租房是这些人的痛点所在,而租房中介正是抓住这一点,向涉世未深的租客们普及所谓“年付优惠多”的“知识”。

诱惑不是一个好词,诱惑背后,更大的陷阱在等着他们。

02

爆雷

8月27日,杭州友客爆雷;

8月29日,杭州巢客跑路;

8月31日,上海岚越公开承认资金出现断裂。

前文的四位租客纷纷“中招”。

李静在岚越住了不到4个月。

吴女士在适享住了不到3个月。

陈磊在友客住了2个多月,从维权群看,他3万多块钱的损失差不多属于平均水平。

最惨的是潘先生,在巢客才住了3天时间。

友客出事后,公司的工作人员向房东和租客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称友客公寓资金出现问题,自8月16日后就无法正常打款给房东,也难以退还租客房租。

2.jpeg

第二天,当这些焦急的人们赶到友客办公点时,为时已晚,大门紧锁,人去楼空。

据媒体报道,截至9月1日,受害人登记数量已经达到4017人,涉事金额超过1亿元。

和友客类似,众多房东和租客收到“巣客跑路”消息的方式,也是员工“反水”,主动将“噩耗”告知大家,爆料还称租房人的房租可能已被财务私下分掉。

3.jpeg

岚越公司则是在被曝“爆雷”后,自己在微信公众平台发布通知,承认资金出现断裂。

据公开信息显示,这三家公司的基本情况如下:

友客公寓成立于2019年6月,今年7月到8月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先后成立了拱墅、滨江、余杭、广州等8家分公司。目前这些分公司均已瘫痪。

4.jpeg

巣客公寓成立于2018年10月,创立时的名字为“杭州巢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2019年7月,公司更名为“杭州巢客遇家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3月,公司再度更名为“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天眼查,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拥有武汉巢客、成都巢客、合肥寓意三家全资子公司。

岚越成立于2019年12月31日,注册资本50万元,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咨询,房地产营销策划等。

微信公众号“岚越公寓”显示,“岚越团队人数超500人,除总部外还有上海分部、无锡分部等多家公司。”

三家公司成立的时间都不长,分公司也都不少。而且友客扩张的速度相当惊人,令人怀疑背后的真实动机是什么?

诡异的是,7月8日,友客法人代表由曾某变更为盛某恬;7月14日,法人代表又一次变更为陈某华。根据天眼查上的手机号码打过去,该法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再往深入调查,友客公寓当前执行董事为陈菊花,持股比例为30%。大股东为浙江中蓝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中蓝实业背后大股东为中国蓝田总公司。这是一家显示为农业部旗下的公司,这些年在各地曾留下一些烂尾项目。

可见,友客的幕后人物们并不光彩。

同样出现法人变更的,还有适享科技。天眼查工商变更记录显示,今年8月24日,适享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黄大坤退出,陈挺进入。据适享内部人士透露,真实情况是,陈为替罪羊,是花几十万被请来担任法人“料理后事”的。

除了以上三家,其它出现爆雷危机的还有杭州海玛、上海寓意、上海若扑。

杭州海玛租户汪先生8月初,一次性付了一年的租金和押金,共计45500元,住了不到一个月,中介失联。据海玛业务员称,“公司已被查封,老板失联,极大可能已倒闭。”

上海寓意租客郭女士也是缴纳了一年房租费用,寓意经理称,在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公司的所有工作群全部解散,公司高层至今联系不上,自己有3万多元工资等待公司发放。

在“寓意维权”的微信群,租房们大多向深圳寓意支付了少则2万元,多则达9万元的年租金、押金。

在上海若扑的维权群里,“受害者信息表”每天都在更新,近百万元房租总额无处寻找,其中超过一半租客都未住满两个月。受损最严重的租客交了一年共计6.6万房租和押金,至今只住了三个多月。

长租公寓出事,租客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租客的另一头,则牵着房东。很多房东买房都是贷款买房,收不到公寓给的房租,自己还贷就会出现麻烦。

更为难的是,他们还陷入道德绑架的两难境地。

据网上律师描述,他们收到房东和租客的双重求助,房东的诉求点是,“我原本按月向中介公司收租金,现在中介公司老板跑路,我已经几个月没有收到房租,我是否可以让赶租腾房走人?”

而租客则迷茫地认为:“我向长租公司已经预付半年的租金,现房东要来收回房子,把我赶走,我该怎么办?”

但遗憾的是,法律上目前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来解决他们的问题,也的只是房东与租客暂时达成损失各承担一半的协议。

作为巣客公寓的新租户、大学毕业生李进,为了租房,借钱付了约4万块租金,两天之后,被房东强制换锁收房。他所在的维权群里,一位租客最高损失了7万元。

同为巢客租客的萧先生哭诉,“我爱人的预产期还有20天,要是房东把房子收走,那可怎么办?”

租客Mary在寓意只住了两个月,爆雷后,房东态度强硬,要么以4800元/月继续支付房租,要么最多给一到两周找房。除了眼下的困境,逃不掉的还有老家房贷、宝宝的奶粉尿布开支,Mary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绝望无助。

03

骗局

“吓死人了!”

在得知自己租给友客的房子是2400元/月,但友客出事以后,租客和他接上头才知道,房子被租出去的价格是1800元/月后,房东范先生惊讶道。

据他了解,有房东租给友客的价格是5500元/月,友客租出去的价格竟然只有3800元/月。前后竟然相差1700元!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上海岚越一公寓给房东4700元/月,收租客3500元/月。

上海若扑一公寓给房东5500元/月,收租客4300元/月。

这让房东和租客都有点懵了。

5.jpeg

低价收房,再高价租出去,赚中间“二房东”性质的差价,这是过去老老实实的长租公寓。

而高价收房,再低价租出去,看起来并不符合常识。

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单纯赚的是你的房租,后者是把你们所有的房租快速聚拢起来,当作它干大事的本金,拿去投资,赚更多的钱!

这是现在被冠以“新庞氏骗局”称号的长租公寓。

长租公寓对租客都鼓励年付或半年付,而对房东是月付。也就是说,你一次性交了一年的租金,到房东手里的,只有一个月。

剩下的钱去哪里了?长租公寓把钱放到一起,形成巨大的现金流资金池,将钱投资在其他业务上。利用中间的时间差,给自己赚投资收益或利息。

在文章开头,年轻人难免抵住低房租的诱惑,多半听从了中介的忽悠,无形中为这些骗人的资金池“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假如按照每套房子对外3000元的月租来算,租出去100套,中介就能收到360万租金;租出去1000套,能收到3600万;如果10000套就是3.6个亿。

单以巣客为例,据今年7月份该公司客服经理透露,适享科技当时在杭州就有一万套房源。

这种来钱的方式,不仅数额可观,而且不用利息。

而倒挂租金(以高于市场价收房,以高于市场价出租)的目的,也是为了在众多竞争对手中,抢占房源和市场,收获更多用来跑路或者投资的钱。

纵观长租公寓的种种操作手法,套在骗局上来看,逻辑就顺畅多了。

经历过爆雷事件后,很多房东说,长租公寓就像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金融骗局,房子只不过是他们用来设置骗局的道具罢了。

可怕的是,这种“骗”来的现金流,没有一分是属于自己,万一哪一天出现租客大面积退租,或者房东大面积没有如期收到中介的租金,一怒之下采取收房手段时,一切就都露馅了,爆雷随之而来。

有网友表示,抑制这种乱象,解决办法很简单,押金由政府成立个部门,负责保管。

杭州政府已经开始这样做。据悉,此次友客和巣客接连爆雷,就与杭州最新出台的租赁企业新政有关。

爆雷前的8月17日,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下发文件,要求:

从2020年8月31日起,住房租赁企业向房屋委托出租人支付的租金以及向房屋承租人收缴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贷”获得的资金等租赁资金,均应缴入租赁资金专用存款账户管理。2020年9月30日前,“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对2020年新增委托房源,应将对应房源的风险防控金缴交到位;对存量委托房源,应缴交风险防控金30%,剩余风险防控金缴纳时间按规定顺延执行。

解释出来,就是租金的押金不能再放在自己腰包了,且要缴纳一定数额的风险防控金。

友客交不起。于是采取了一个”自杀式“动作,公司在爆雷前的一个月内成立了8家分公司,到处疯狂收房。

以都会山为例,楼盘5月底刚刚交付,很多业主都将房子委托给了友客,以至于都会山物业都看不下去,向业主发出了安全警示。

6.jpeg

对于爆雷事件,有律师表示,如果是因为“高收低租”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属于经营判断失误;但如果动机不纯,故意转移流动资金跑路,那就涉嫌诈骗。

友客的操作,很难让人相信是经营判断失误。

04

写在最后

根据广州市房地产租赁协会统计,今年因“高进低出”等经营行为导致“爆雷”的长租公寓公司达26家,其中包括巢客公寓、易居名舍、我乐公寓、沃客公寓、铃铛公寓等。

所有爆雷的背后,都是长租公寓平台滥用资金杠杆惹的祸。

让创业者和行业担忧的是,这种乱象开始让资本对长租公寓失去信心。有投资人士表示,“即使平台愿意签订对赌协议寻求融资,我们也基本无动于衷。”

而更大的、本就处于房价和房租博弈中弱势一方的租户们,和那些刚刚离开校园的广大毕业生们,成为了贪婪者背后,无辜的受害者。

作者 | 浅夏

来源 | 新10亿商业参考

参考资料:

第一财经《多地曝长租公寓平台“跑路” 租客有家难回租金化水》

每日商报《“高收低租”成致命缺陷,房东和租客该如何维权?》

IT时报《6.6万才住3个月 长租公寓爆雷潮或殃及10万房源》

钱江晚报《杭州又一长租公寓爆雷!多名房东租客今天收到短信,法人已关机……》

来源:我想赚钱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53920.net/zhuanqianzixun/4910.html

本文标签:房租  长租公寓  骗局  

<< 上一篇 下一篇 >>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文章

每天3小时,日赚100元

赚钱网站 | 赚钱项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