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赚钱资讯 » 正文

诈骗300亿的女人,让诺亚财富踩雷,给京东、苏宁下套!

239 人参与  2020年11月14日 10:27  分类 : 赚钱资讯  点这评论

2019年6月19日,罗静行色匆匆地来到诺亚财富的总部,找她的好闺蜜,诺亚财富的控制人——汪静波。

汪静波和诺亚财富是她最后的希望,罗静控制的承兴国际资金链已断裂,资金挪腾无力。来找汪静波,她也知道是一步险棋。

她们做了一次深夜长谈,罗静将承兴国际面临的困境和盘托出,希望汪静波的诺亚财富,再给承兴国际发几十亿的理财产品。

在此之前,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资产,已经给承兴国际发行了34亿元的产品。

得知这34亿产品到期无法赎回,汪静波让罗静签署了将承兴国际股权质押的协议,以此来保障歌斐资产的权益。

协议签完之后,汪静波拨通了110的电话。随后,警察来到汪静波的办公室,将面如死灰的罗静带走。

罗静被带走,一个300亿的骗局由此被揭开。在这场骗局里面,诺亚财富踩了34亿的巨雷,连带其它一些信托也被炸雷,甚至连京东和苏宁,也被下套躺枪。

1

罗静出生于1971年,是香港人。汪静波则于1972年,在四川出生。

大学毕业之后,罗静干的第一份职业是销售。干了没几年,1996年,25岁的罗静就创办了承兴国际,当起了老板。

罗静的承兴国际,干的都是一些小生意,主要是帮助一些大企业,搞促销活动,赚取相应的策划费用。

1.jpg

公司开张两年,罗静就签下了百事可乐、宝洁和诺基亚,开始站稳脚跟。

那段时间,从四川大学毕业后的汪静波,则去了上海的成浦集团。刚好成浦集团要准备上市,找了湘财证券合作,汪静波则与湘财证券搭上了关系。

2003年,汪静波成为了湘财证券私人银行部门的总经理,这个部门,也成为了日后孵化诺亚财富的根据地。

2年之后,汪静波带领湘财证券私人银行部门的十几名核心人员,离职创办了诺亚财富。

2.jpg

汪静波下海创业时,罗静则已经在商场摸爬滚打了近9年,还经历了一次金融危机。

2006年,罗静在广州创办了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并且拿下了NBA国内的独家品牌授权。在广告行业浸淫多年,罗静深知独家IP(知识产权所有权)是与大企业合作的筹码。

罗静也终于找到了引进国外IP和经营IP的发展之道,相继获得了“变形金刚”、“功夫熊猫”、“兔斯基”等IP在国内的授权和开发权。

拿到这些大IP的授权,罗静则利用这些IP,和一些大银行合作发行主题银行卡和信用卡,以此获得收入。

3.jpg

但这些业务,始终都是边缘业务,产生不了多少利润,也赚不了大钱。

相反,汪静波的诺亚财富则大为不同,毕竟金融行业才是赚钱的行当。

很多人不了解诺亚财富,那是因为基本不会与之打交道。主要是因为不够资格,手头上没有那么多钱。

诺亚财富都是给富人理财,现金都是100万起跳的,很多客户都是几百万、上千万的净资产。

汪静波算是踩中了一个风口,当时资管行业一片空白,到处都是待开发的处女地。

2007年,创办没两年,就获得了美国著名风险投资红杉资本的投资。

从此,诺亚财富在给富人理财的路上狂奔,一路攻城略地。到了2010年,成立仅五年的诺亚财富,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至此,诺亚财富成了国内资管行业的领头羊,成了老大哥。

不过,此时罗静只算是一个普通的小老板,与汪静波差好几个段位,两者并无交集。

最早创业的罗静,反被汪静波弯道超车。若是没有巨大的机遇,罗静也就是像你我一般的普通凡人。

2

斗转星移,事易时移,罗静的命运在2015年悄然发生逆转。

那几年,香港资本市场妖风作怪,各路资本兴风作浪,罗静也淌了一波浑水。

罗静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了一家离岸公司,然后以自有资金2000万港元,收购上香港上市的奕达国际74.35%的股价。

当时奕达国际已经是仙股,每股0.74港元,这次收购的总价是5.35亿港元。

剩下的钱哪里来?答案是来自中信建投证券贷款融资拨付。

收购之后,罗静将奕达国际更名为承兴国际。

花2000万元,就获得了一家上市公司,罗静是资本运作的高人,还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有了香港资本市场运作的成功经历,罗静一举成为了知名企业家,开始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

罗静一鼓作气,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用了不到8000万元,就收购了一家新加坡的上市公司Jacks International,后更名为承兴大健康(Camsing Healthcare)。

手握两家上市,罗静开始在中国商界崭露头角,频繁出入木兰汇。

木兰汇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领袖俱乐部,成立于 2009 年,号称以 "30 位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 " 上榜木兰为核心,汇聚中国商业女性领袖。

格力的董明珠、东方园林的何巧女、国美电器的杜鹃都是常任理事,而诺亚财富的汪静波,也赫然在列。

2016 年 4 月,罗静获得中国企业家木兰汇 " 木兰年会 " 嘉奖,并成为木兰汇公益基金的发起人和理事。

4.jpg

罗静和汪静波,两人由此结下了不解之缘。不但成为了闺蜜,还成为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汪静波手头上有钱,需要有项目寻求回报;罗静有上市公司,有实体项目,需要融资。

在一个商会里面,你刚刚好有需求,我刚刚好有产品,生意就发生了。

3

但诺亚财富的钱,不是想拿就能拿的,除了支付固定的投资收益之外,罗静必须有相应的资产做担保。

他们玩起了供应链金融,罗静的广州承兴,与很多大企业有合作,因此有大量的应收款没有收回来。

但罗静又急需钱用以周转,那怎么把这些应该收却还没有收到的款盘活起来呢?

供应链金融就应运而生了。只要把这些应收款抵押给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放款给需要融资的公司,收到钱的公司到期还本付息即可。

罗静的广州承兴,是京东、苏宁的供应商,货在京东和苏宁易购平台卖出去之后,钱并没有马上到广州承兴账上,而是会在两个月或者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会转给广州承兴。

京东和苏宁都是知名的大企业,这些钱一定是会付的,这对诺亚财富来说,绝对是没有风险的。

即使广州承兴最后还不上融资的钱,那么就有京东和苏宁把这部分应收款转给诺亚财富,基本上没有风险。

如此优质的项目,不仅诺亚财富做,汪静波的老东家湘财证券和云南信托,都投了罗静的产品。

但是,没有人真正认真地去调查,广州承兴和京东、苏宁,到底发生了多少金额的业务。

只要到期,广州承兴能够按时还本付息,就没有人追究。

罗静正是利用广州承兴与京东的应收款,从诺亚财富的子公司歌斐资产借了34亿元。

有了钱,罗静又在A股市场骚动起来。

2017年,罗静在广州承兴下面注册了一家子公司——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并花了15亿元,通过苏州晟隽收购了A股博信股份。

至此,罗静拥有了三家上市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承兴国际,主营IP授权和开发;新加坡的承兴大健康,主营保健品;大陆的博信股份,主营最近比较火热的智能硬件等业务。

罗静完成了三大主营业务的布局,俨然一副成功女性的身份,但只有潮水褪去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

4

2018年,经济大环境总体向下,民营企业的日子尤为难过。

资金实力并不雄厚的罗静,大量举债收购上市公司,但上市公司的业绩并不能给罗静造血,相反A股的博信股份还需要罗静无利息借款。

融资收购上市公司的戏码玩不下去了,继续融资借新还旧,资本运作变成了旁氏骗局。

用罗静自己的话说,2018年过得步步艰难,步步惊心!

资金缺口越来越大,罗静需要扩大融资,如果继续采用供应链金融融资,就必须有更大金额的应收账款做抵押。

为了套取更多的融资,罗静伪造了广州承兴与京东的合同、发票和应收账款确认函。

有京东背书的供应链融资,看似没有风险、稳赚不赔的投资,暴雷了!

诺亚财富的创始人汪静波,做梦也不会想到,她的好闺蜜,木兰汇理事会成员罗静,给她的底层资产,竟然是伪造的。

说白了,投歌斐资产这款产品的富豪们,看中的是京东的应收款。也就是说,这是京东欠歌斐的钱。

可怕的是,这笔所谓的应收款,所谓京东欠的款,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让人感觉惊奇的是,这种供应链融资,相应的合同需要诺亚财富的风控人员、广州承兴和京东的相关人员一起签订合同,这个假是怎么造出来的呢?

就在罗静被抓后的一个月,京东负责广州承兴与诺亚财富供应链融资业务的前员工,被批捕了。而这名员工,在5月份已提前离职。

5.jpg

苏宁易购也发布声明,关于广州承兴与苏宁易购应收账款融资事宜,苏宁易购与此事项无关。

一切均水落石出,诺亚财富拿到的应收款融资的底层资产,是假的,是广州承兴与有关人员伪造出来的。

广州承兴的到期融资款,京东不可能兑付。跟着诺亚财富一起倒霉的,是背后的投资人。

8月20日,就在罗静被批捕一年之后,上海二中法院发布了罗静诈骗300亿元的消息,实际给受害单位造成了80亿元损失。

6.jpg

5

昔日的商界女精英,木兰汇的理事成员,成功的企业家罗静,如今已经了阶下囚、诈骗犯。

太阳底下从来就没有新鲜事。

突然逆袭的成功,光鲜亮丽的背后,有着不可见人的肮脏。正如木兰汇评选出来的商业领袖,她可能是个诈骗犯;正如广州承兴的京东应收款无风险底层资产,它可能是伪造的。

20多年金融从业经验,帮助富人理财的专家汪静波和她的诺亚财富,都无法独具慧眼,依然被罗静的骗局所蒙蔽。

或许,汪静波最想说的一句话,应该是:不是诺亚风控太无能,而是骗子造假太狡猾!

来源:江湖大解局

来源:53920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53920.net/zhuanqianzixun/5242.html

本文标签:诺亚财富  踩雷  京东  苏宁  骗局  

<< 上一篇 下一篇 >>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文章

每天3小时,日赚100元

赚钱网站 | 赚钱项目 | 网站地图